花与古琴

LOFTER: 花与古琴
WB: 花与古琴Lo

所有文章禁止搬运/转载,有需要请索取授权。

新手上路 求老司机带带 √

©花与古琴
Powered by LOFTER
 

《以身饲狼》 14

*#K莫#衍生,七百年真·色狼老司机 刘地/KO x 芳龄22人类偃师 莫扎他(郝眉)

*LOFTER:花与古琴/ WB:花与古琴Lo

序言/设定

<01><02><03><04><05><06><07><8><9><10><11><12><13>


Chapter 14


第二天下午,肖奈顺手拉住准备翘班的郝眉,“今天晚一点走,有个新同事要介绍给你认识。”

“新同事?” x2,不小心听到一耳朵的于半珊和猴子酒也跑来凑热闹,“男的还是女的?怎么不先介绍给咱们?”

不知道老三在玩什么花招,但是习惯了总是装神弄鬼这一套之后,郝眉也挺自觉的把包放下,凑上去问,“那人什么时候来啊,这都几点了,我还打算找个地儿吃饭呢。”

“半夜,十二点。”

“什么?”郝眉到肖奈这么说惊讶的大叫,“老三你这招的是人还是鬼啊。”

“是啊老三,这御鬼之道虽然你也能学,只不过要在咱这系统里用,除了茅山传人其他人可都是禁止的啊,你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于半珊和猴子酒也凑趣的说。摸不清肖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决定一起留下来等着。

“可是……干嘛非得等到今晚上12点?”郝眉还是不解,早点儿不行吗?

“我只是和他说,如果今晚十二点之前没来,协议作废,也就不用再来了。”

剩下三人还是云里雾里,不过很快振作起来。不管老三卖的是什么关子,大不了等到晚上12点呗,总能知道。


快到零点时,打着哈欠的三人捧着脸等在门口。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眼见着快到了老三所说的“过了12点还不来就不用再来。”,被吊上胃口的三人反而有些好奇,期盼着这位神秘的新同事一定要按时出现才好。

时间走到11点59,室内一片寂静。愚公已经失望的趴在了桌子上,肖奈慢悠悠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站在郝眉身边,抬起手表计算着倒计时。

在最后的关头,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外。

“来了。”郝眉精神一振。

待到来人推开门,走到面前站稳时,除了早有准备的肖奈。剩下三人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你……”郝眉震惊的看着来人,是KO,可是又不是KO。其实单就容貌而言并没有多大的改变,然而对于郝眉来说,当脑中关于KO的记忆和短暂的关于刘地的印象结合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这样的事实无异于晴天霹雳,炸的他整个脑袋都泛起迷糊来。

“你来了。”眼神在刘地和郝眉两个人身上来回几次,肖奈终于如看够好戏一般伸出手,“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来人眉目微挑,将肖奈上下打量一番,眼神顺着几人的位置扫视一圈,在郝眉的身上略作停留才转回来,伸出手回应肖奈,“你知道的,刘地。”

郝眉越看越糊涂,眼前的人眉眼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只不过印象中总是沉默寡言的面容变成了眼前这个即使极力压制但是仍然带着一丝桀骜的模样。只有不经意之间低眉垂眼的样子,在他心里激荡出熟悉的感觉。

其他的对话,郝眉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只呆呆的看着KO,不,应该叫刘地。

肖奈把刘地带到郝眉面前,“你招进来的,交给你负责。”

转过来看着自己的刘地眼睛里只有一丝不甚明显的笑意和期待,不像KO的眼睛,眸色很深,像深不见底的海洋,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仔细探究时就像要坠入其中一样。也不像暗巷时的匆匆一面,肆意妄为,叫人恼怒又忍不住印象深刻。

郝眉闭上眼睛,定了定心神,再睁开时,刘地的脸上里划过一丝来不及收敛的陌生神色。郝眉觉得自己看不懂。他有点晕,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二十多年来自己对世界的认知。

刘地和KO,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

“郝眉?”刘地叫了他的名字,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回神了。”

郝眉看见刘地站在自己身前,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摸摸下巴,像自言自语又像征求肖奈的意见一样侧过身说,“你没给他提前透露点风声?”

肖奈装作咳嗽的样子,右手握成拳假咳两声,“郝眉,你带他去办公位看看。”


还是带着点儿懵,郝眉几乎是下意识的领着刘地来到了下午他刚刚收拾好的空位,就在自己隔壁的位置。刘地环顾四周,发现邻桌的位置上有一张郝眉的照片,满意的勾起嘴角。坐在办公椅上体验了一下,感觉还不错。用力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抬头看郝眉,“这是你收拾的?”

“你怎么知道?”郝眉下意识的回答。

刘地笑了笑,果然是郝眉的味道。

虽然对坐班这种事嗤之以鼻,但刘地还是觉得这个位置安排不错,偶尔来坐坐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看着郝眉的脸色恢复了不少,他问到:“你不生气了?”

“也没生气,”郝眉靠在桌子边上,“我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断尾求生嘛。”

花三秒钟想了想断尾求生的意思,脑中浮现出壁虎断尾逃脱的画面。

刘地:………………虽然并不是这样但是突然不想解释。


不说话的氛围有些奇怪,强行转换话题,刘地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你没什么想问我的?”

郝眉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又忽然猛地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撇一眼刘地,看看地面,再撇一眼刘地。那小模样勾的刘地心里像是有个小猫爪子挠阿挠的。

“有一件事……”

郝眉的眼神飘啊飘,就是不落在刘地身上。

刘地莫名觉得有点紧张,因为本体和化身势不能全存,从他的角度,他既是刘地,也是KO。二者的记忆感情都有,并不觉得有任何差别。可是来之前南羽听了他说辞,对他一通嘲笑。让他原本自信满满的解释忽然有点发虚。或者他自己也在潜意识里觉得不妥。

南羽只说了不妥,却不告诉他怎么解决,如今郝眉就站在眼前,眼见着疑问就要出口。该怎么回答?刘地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郝眉犹豫再三,终于吞吞吐吐又充满怨念的说,“你……你现在就是我同事了。那、那我以后晚饭和宵夜岂不是真的没指望了???”

刚刚安抚好炸开锅的于半珊和邱永侯,走到办公区域门口的肖奈就听到这么一句,看到刘地楞在原地的样子,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同情。挥挥手,带着于半珊和邱永侯两人默默走开。

“走吧……没什么好担心的。”

虽然听不懂肖奈在说什么,可是回头看看刘地和郝眉二人之间奇怪的气氛,于半珊难得的觉得此时不宜出声,整个人躲在老邱身后慢慢挪走。永远耿直的猴子酒不依不饶的追问,“老三,你就让地狼坐在郝眉边上啊?”

“嗯?”肖奈回头看了一眼,“不然坐你边上?”

邱永侯连连摇头,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巴掌,叫你多嘴。


安顿好刘地之后已是月上中天。几人走到门口后分别各自回家。郝眉想到KO已经另作他用的夜排档铺子,正想开口问刘地要去哪里。只来得及看见刘地朝他眨眨眼,然后转身离开。

“哎,你——”刘地这个名字似乎还是很难叫出口。郝眉在KO脱口而出的瞬间吞回,换成一个哎字,似乎有些不礼貌,心里有点在意。

刘地并没回头,背对着郝眉举起右臂随意摆摆手,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郝眉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恍惚。这样的背影在印象中他看过不下十次,每次都是静静的放下一盘分量超足的饭菜,转身一言不发的走回后厨。

面对这个自称刘地的人,郝眉无法把他和暗巷那一夜短暂的印象联系在一起,可是又无法说服自己这就是KO。想起自从食梦貘出现后帝都的暗潮涌动,郝眉只觉得像梦一场,可是一件件一桩桩事实放在眼前,又容不得他置疑。

刘地问他是不是有话要问的时候,郝眉差一点脱口而出“KO去了哪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出口。当时的气氛有些尴尬,就这样一直默然无语直到郝眉编出了连自己也不相信的笑话。

郝眉相信刘地一定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只是故作不知。两人小心翼翼的维持表面的和平。

烦躁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郝眉驱车在深夜无人的街道上飙到急速。街道两旁的灯柱连成一条光圈被甩在车后。

刘地为什么要配合自己呢。想起自己拙劣的演技和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郝眉不知道自己和刘地一起默契的抛开那个瞬间的原因到底为何。

是因为他们都舍不得KO?别开玩笑了。对于他来说KO是一个认识了不到短短一个月时间的……朋友?而对于刘地来说,大概就像取回自己寄存在银行的存款一样自然?

郝眉握着方向盘,没有方向的随意挑选着街道的分岔疾驰着,一言不发,面沉似水。如果被非管委的其他人看到,一定会大呼小叫眉哥是不是被鬼附身了。只有郝眉意识到自己有点笑不出来。

不对劲。

狠狠的锤了两下方向盘,不知碰到了哪个按钮,发出两声尖利的鸣笛。

前方的车似乎被吓了一跳,愤怒的打开了后跳灯连闪。郝眉一脚油门踩到底,疾驰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