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古琴

一个快乐的杂食党
磕CP和产粮没有必然联系你们懂得嗷

LOFTER: 花与古琴
WB: 花与古琴Lo

所有文章禁止搬运/转载,有需要请索取授权。

©花与古琴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复健练笔小车车(一发完)

*小澜孩在线作死,沈教授实力镇压

*剧版镇魂/巍澜 /禁圈真人

*LOFTER:花与古琴/ WB:花与古琴Lo

*上车成功的朋友们回来让我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好吗?来造作啊!来互动啊~



赵云澜又又又又吐血了。


前几日的黑能量暴动中,特调处众人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赵云澜不得已再次动用圣器抵御,等众人赶到时,一切恢复平静,但赵云澜却已经力竭倒地。


一阵慌乱后,赵云澜被匆匆送往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医生说病人只是虚脱昏厥,恢复后就会醒来。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大庆挠着头问,然后在沈巍噬人的眼神中乖巧闭嘴。


处理完黑能量暴走和地星人逃犯后匆匆赶到医院的斩魂使又恢复了沈巍的模样。


他身材修长,即使在这段有些燥热的天气里也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西裤。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整个人看起来端正斯文,正是最一丝不苟的师者模样。


作为特调处顾问的这一段时间,因为大大小小的事情频繁进出医院。刚刚做完检查的医生刚一转身就将他认了出来:“沈教授?”


沈巍忙上前两步问到:“程主任,赵云澜他……?”


“没大碍,”程主任宽慰道,”就是有些脱力,打完点滴再多休息段时间,醒了就好。“


“谢谢。“沈巍握了握程主任的手,来不及过多寒暄就忍不住向病房的方向望去。程主任了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多留,领着其他值班的医生继续查房。


沈巍立刻侧身穿过走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推门向病房区域走去。他身材修长,行走间自然有一种冷静自持君子端方的气质。而此时竟然来不及等待人流散去,人群中逆流而行,竟使得背影无端透露出一股仓皇的意味。


隔着人流,余下几人面面相觑。


“要跟上么……”有人问。


祝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标准的杏仁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犹疑半晌、一咬牙,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跟了上去。


再也没人问跟不跟的问题,几个人你拖我拽的朝病房区域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林静看到祝红站在病房门口但是没有进去。心里“咯噔”一下,赵云澜这不要脸的,莫不是被祝红撞见和沈教授亲热?


嘶——就算是大难不死,这也太迫不及待了。


后面跟着的几个人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狐疑的看着祝红。直到走近了才看到病房里的赵云澜和沈巍的样子。


赵云澜半坐在床上,整个人上半身仰着、竟然被沈巍死死扣在怀里。大概是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赵云澜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两只手悬在半空,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沈巍的背。


哟,美人投怀送抱啊。


林静这般想着,就和赵云澜来了个四目相对,他抛过去一个了然的眼神就准备伸手拉着祝红走人。没想到赵云澜反倒急了,两只手在空气中一通乱舞,那意思怎么看着像让他们赶紧进来?


祝红才不管林静在想什么,她看到赵云澜生龙活虎的样子心里先是一松,随后就被两人抱在一块的姿势气了个仰倒。三步并作两步走进病房,强压着心里的情绪说”看样子赵处是没什么大碍了?“


就在说话间,沈巍放开了赵云澜,先是细心的拿了两个枕头垫在赵云澜背后,随后走到床尾调整了一下床的角度,才顺势端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他背部挺的笔直,两手放在膝盖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一幕,谁也不能把这样的一个人物和连在病床上都没个正经样子的赵云澜联系在一起。


大庆的眼神飞快地的两人之间游走,也拖过一个凳子坐下问,“老赵,你到底是怎么了?”


赵云澜做认错状,安静如鸡不敢说话。


沈巍继续说道,“大约是因为圣器的能量冲击,并无大碍。至于什么时候能恢复,少则三五天、多则一旬半月。”


大庆拍拍胸口,“吓死了吓死了、还好没什么大事儿。老赵我跟你说你不能碰圣器,以后这些出风头的事儿就留给我们来做吧。”


许是因为这次鲁莽在前,理亏在后,赵云澜老老实实的在病房里待了三天。经过全方位的检查后最终被通知可以回家修养。得到消息的特调处众人一边帮忙收拾住院的东西一边说,“老赵你怎么也不多观察几天再出院?你这见天儿吐血的,可把我们吓得够呛。”


赵云澜哎呦一个挑眉,“就咱这身板,这算什么大事。更何况轻伤不下火线,还有那么多人民群众等着咱去保护呢,呃——沈教授?”


众人回头一看,正站在门口,手里紧紧捏着出院单据的人,不是沈巍又是谁。


自从沈巍的身份曝光后,众人很难再用平和的态度对待沈巍。虽然赵云澜和沈巍本人都说了一切如常,可是言行举止之间仍旧带着明显的畏惧。


看到沈巍站在门口,众人不由得同时讷讷住口。除去对斩魂使这层身份的尊敬与畏惧之外,不由自主泛起的危机感让众人不由得加快速度,火速将病号赵云澜与不会使用现代交通工具的斩魂使大人打包送回家。


直到离开沈巍的住处,郭长城还在忍不住担心,他戳戳楚恕之,“那个……赵处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祝红闻言翻了个白眼,“就他?能有什么事儿?沈教授还不把他当个宝贝似得供起来啊。”这话中含了多少愤愤不平的酸意众人皆知,却没有人想要戳穿。


沈教授总不会丢下赵云澜不管的罢。


赵云澜心里的小算盘也正是这样打算的,沈巍总不致于丢下他不管罢。


沈巍当然不会。


从沈巍真真正正拥有赵云澜的那一夜开始,他们在每一个清晨吻别,在每一个晚安后相拥而眠。一起共同面对了许多危机与阴谋,也共同体验过好多好多的美好回忆。直到最后,彼此成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成为最爱的人。


一如此刻,赵云澜被沈巍扶到沙发上坐下,手里捧着一个冒热气的杯子,看沈巍挽起袖子在厨房忙碌。


回来的路上,车被堵在隧道里,两边是昏黄的灯,车流来往中让车内人的侧脸变得明明暗暗,沈巍竟然不太能相信自己竟然会驶向光明。


沈巍背对着赵云澜,任凭赵云澜的视线来回逡巡。 可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注意力却一直留意着。 


赵云澜站起身,还没等沈巍制止,三两步走到身后,整个人没骨头似的顺势依在沈巍身上,脑袋搁在肩头,嘴里还不停歇,“美人洗手作羹汤,何其快哉。”


躯体交叠,隔着薄薄的衣衫,沈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颤抖起来。


赵云澜状似随意的擦过沈巍的耳畔,敏感的耳垂边气息萦绕,“我饿了,但是不想吃饭。”


肉眼可见的,沈巍脸上泛起一层嫣红,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越发好看。赵云澜心中一动还想说点什么,只感受到揽着的人手臂一紧,就猝不及防被沈巍从身后拉到怀中。


整个被抵在冰箱上的时候,赵云澜整个人都来不及反应 。沈巍扶着腰侧的手忽地收紧、直直地看向赵云澜。漆黑的眼眸里翻滚萦绕着狂潮暗涌一般的情绪。


“赵云澜……”


他的渴望、他的恐惧都凝聚在这三个字中。


两人四目相对良久,就在赵云澜还在奇怪沈巍为什么没有吻下来的同时,沈巍就这样保持着拥着他的姿势,似隐忍又带轻颤——


“赵云澜,你既然敢为天下人而死。为什么不愿为我好好活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轻不重,语速不快不慢,有着说不出好听的深沉,此刻却像是平地惊雷,炸的赵云澜回不过神,觉得灵魂都在这一句话后坐立难安。


沈巍一只手扶着赵云澜的后腰,另一只手从侧腰上移、托住赵云澜的后脑勺,将他狠狠摁在自己怀中,说:“我不过是去学校上了半天课,一回来就听说你受伤进了医院。我都快被你吓死了知道吗?如果你再这样我就……”


就怎样?


沈巍勉力克制着力道和声音,深吸了几口气,灼热感伴随着似有余悸的后怕盘旋在心口,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唇齿相依、气息交融。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云澜和沈巍分开。长久的亲吻、让两人的面颊都带上一丝潮红。赵云澜的嘴唇有点肿,沈巍的眼神停留在上面、几乎是虔诚的逡巡着。然后是鼻尖、眼眸。


好一会儿后,沈巍才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飞也似的瞥了一眼赵云澜漾着水光与银丝的唇,又飞快的移开视线。不自觉的别开身体,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


“黑袍哥哥别躲啊~”原本有些凝滞的气氛“噗嗤”一下散了。赵云澜没骨头似的撑在料理台上笑了笑,“嘶……”


说话间赵云澜倒吸一口气,才发现方才被沈巍毫无章法的亲吻在嘴角留下了一抹血痕。


“你没事吧。”沈巍急忙转身上前查看。


“我能有什么事?”赵云澜低声笑了笑,“这点小伤算什么,倒是你……”视线暧昧下移,“忍得住么……”


 他是说者无心,沈巍却是听者有意,低吼打断“我不允许!”然后愣了一下,随即放低了声音,但仍一字一句的说到。


“赵云澜、我不允许你受伤。”


他这句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并不是一句质问、也不单单是对赵云澜的要求。仿佛是对昨日、今日、乃至未来一切危险的承诺。当中含着恐惧悔恨与自责。


赵云澜上前几步握住沈巍的双手,果不其然他双手紧握,手指颤抖的几乎难以自持。


“赵云澜,你不可以丢下我,我不允许。”


*链接一长微博图片

*链接二长微博网页

*链接三 微博图片

*链接四 微博 

*链接五 石墨文档

实在看不到搜我微博ID吧



第二天中午,赵云澜有气无力的半坐半卧的陷在在两三个靠垫组成的“窝”里,沈巍端着一碗粥像犯了错的小媳妇一样端坐在窗前。


想起身拿碗,身后的酸软让还赵云澜面容扭曲的躺了回去。一抬头看见沈巍把碗放下想来扶他,郁闷的借助沈巍的臂力稍微坐起一点。


被当做借力的手臂在衬衫的包裹下看不出什么,但是手心传来的触感和昨夜的回忆让赵云澜对这双手的力气切身体会、记忆深刻。


扶着赵云澜做好,沈巍才重新端起粥,用勺子不断的搅拌降温,眼神游移,一副低头认错不敢说话的样子。


赵云澜看着沈巍又开始泛红的眼眶,睫毛随着视线一颤一颤的,像是挠在了心里最无力的地方。


“小巍,你这是要我活,还是想要我的命。”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