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古琴

一个快乐的杂食党
磕CP和产粮没有必然联系你们懂得嗷

LOFTER: 花与古琴
WB: 花与古琴Lo

所有文章禁止搬运/转载,有需要请索取授权。

©花与古琴
Powered by LOFTER
 

《以身饲狼》 31

*#K莫#衍生,七百年真·色狼老司机 刘地/KO x 芳龄22人类偃师 莫扎他(郝眉)

【目录】K莫


Chapter 31


上一回说到郝眉和刘地两人乔装打扮,前往妖物所在的老城区猫儿胡同打探敌情。

几次进出之后情况也摸的差不多,回去和组织汇报来着。

汇报的地方挺近,就在拐了弯两条马路之外的五里坡分局局长办公室。

据说是赵局长年轻的时候和这分局局长有旧,分局的陆局长也曾参与过几次伏击妖物的后勤保障工作。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还是知晓一声为好。


国人大面场上总讲究一个以和为贵,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郝家老爷捏着胡子曰:上苍有好生之德。

郝家小少爷叉着腰说:人家开个宠物店你也要管,街上那么多无证经营走私贩毒的怎么不去管?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有劲没处使,浪费国家资源。

五里坡分局的陆局长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颤颤巍巍指着郝眉,“你...你...!”


陆局长现年五十有六,平时都是爱党爱国,工作上兢兢业业从不怠慢,唯独一点嫉恶如仇除恶务尽。自从数年前参加一场非管委的外勤保障工作,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后,猛然间发现除了这世上的衣冠禽兽需要法律的制裁,竟然还有这许多隐藏在人群中的魑魅魍魉。

陆局长气炸了肺!

嗨呀!

朗朗乾坤,还有没有王法了!

当即就对着非管委的同志表了态:“组织!求收纳!”

当时的非管委负责人把目光上下一打量,可惜的摇摇头:“同志!贫道掐指一算!你与道门无缘呐!”


身先士卒这条道被资质堵死了。这不是还有积极做好保障工作、深入群众打击一切不法份子这条道路么?!

条条大路通罗马!

桩桩政绩表忠心呐!

这许多年,陆局长是把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盘算的门儿清。什么妖魔鬼怪小偷小摸都务必捉拿归案。

如果说一开始非管委还觉得陆局长是个热血青年,看到后面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嘿!大兄弟!你好像走偏了!


隔岸观火的赵局长也没了喝茶打趣的心情,他清了清嗓子:“老陆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嘛。听郝眉把话说完再发言。这事儿上他们是专家,我们是后勤。这轻重主次还是要分清嘛。”

陆局长好容易理顺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一听这话又急了眼,拍着桌子急赤白脸的嚷嚷起来:"人妖有别!这妖精隐藏在猫儿胡同这么多年,还把一条老胡同搞成了什么‘网红胡同’,现在的小年轻也是,什么猫儿狗儿的都往家里扒拉。现在群众举报,我们就要受理。你、说你呢!"喘了口气,陆局长指着正和刘地眉来眼去的郝眉说道,"组织派你去查探,几天功夫就查出个‘没有问题警报撤除’?”

环顾四周,郝眉发现陆局长指的就是自己,一下子犟脾气也上来了,全然不顾对方是个长辈,直接侧过脸斜靠在刘地身上,也忘记了现场还有赵局长在。你说大伙儿都是为人民办事,到底有害无害一样样说清楚什么解决?一棒子把人打死,还红眉毛绿眼睛的唬人,郝小爷长这么大怕过谁?


刘地右手一带,把靠在肩膀上的郝眉顺势拉到自己怀里,冷哼一声就想开口。

赵局长哪能让刘地开口呢?

美帝国主义的核武器也没说时不时拿出来溜溜的啊。

这五里坡分局可是去年拿了财政拨款刚翻新的。

弄炸了谁赔啊!

一想到财政局的老蔡那抠门劲儿,赵局长就一阵头疼,赶忙拦住刘地。一抬眼看见老陆还在那瞪眼。

老没良心的。

你以为我想拦啊?

我拦的那是白花花的钱!


赵局长想了想郝眉刚才说的前一半话,仔细琢磨了一下——确实有道理。那妖物不像是想要搞事的样子。

人家修炼了、成精了,给同类子孙开个店找个好人家托付,一手交钱一手交喵,平时上网聊天还顺带发布一些养猫心得,没毛病啊!

郝眉已经不想和这脑子成了化石的顽固局长多废话,抬手一张纸头拍在桌上。陆局长被小年轻的手劲下了一跳,拿起来一看,清清楚楚一条一条列着“嗷呜喵呜”的纳税证明。

嗷呜喵呜——宠物店的名字。

纳税证明——对、就是你想的那个,个体经营户在税务局缴纳的税款收讫证明文件。

合法经营!

还纳税!

比人都老实。

郝眉真的不懂,不懂这年头妖物都怎么了。在税务局拿到这张证明的时候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他爸郝老爷每年给人看风水赚的盆满钵满,好像从来没有缴过税。

……


事已至此尘埃落定。

第一条,人家没有杀人放火。

第二天,人家遵守人类世界的规则、

你能把人家怎么着、你想把人家怎么着?


陆局长支支吾吾垂死挣扎,“那、那群众意见怎么办?”

郝眉等他说完后慢悠悠反问,群众反应什么意见了?

“那家宠物店的猫儿通灵,会抓贼。”

好么。

郝眉都懒得再说。

猫抓贼。

警察抓猫。

干得漂亮!


陆局长这边哑了火。赵局长出面打圆场。

郝眉心情依旧不好,但他不准备让赵局长难堪。

人和妖的隔阂永远都会存在,他们的工作在保护人类的同时,也有保护遵守人类世界规则的妖物的义务。

理解的人我表示感谢。

不理解的人永远存在。谁看不惯谁那得两说。

他朝赵局长又详细的把事情理了一遍。赵局长倒是理解,这事儿到这一步也就结了。改天让人去非管委登记一下过了明路,也算是在城里有了居住证的良民。

赵局长放下心来之后还有心情八卦。

他同郝眉打探消息,那妖物到底是什么来路?


说起这个,郝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刘地接过话头“就是一小野猫,不知道得了什么机缘,开了灵智成了精。按照人类的年龄估算,也就是刚刚成年。“

赵局长看着刘地才想起来,这小伙子怪英俊的脸蛋下面是一个千年大妖的心,顿时整个人一惊,也不知为啥眼神在刘地搂着郝眉的那只胳膊上滑来滑去。

郝眉倒是笑的痛快,整个人弓着腰所在刘地的臂弯里咯咯直笑。

赵局长还想仔细问问,就听见手机铃声一响,接起来便知道是紧急工作,匆匆交待几句就走了。临幸前还拉着老陆的手交待“一定要沉住气。”

不沉住气,那就是人财两空啊!不懂我的苦心。

刷够了存在感,赵局长匆匆坐车走了。

陆局长对着郝眉刘地二人也没啥想说的,转身就走。

郝眉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还不忘从刘地怀里钻出来遥遥喊着:“别忘了群众的反应!抓贼!”

刘地眼里权当没有陆局长这么个大活人,只是用手轻轻拭去郝眉笑出来的两滴泪水。顺手又捏了捏映出一片嫣红的脸蛋。

嗯,手感不错。

<TBD>

*新年快乐,对自己说2017码字也要加油啊,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