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古琴

一个快乐的杂食党
磕CP和产粮没有必然联系你们懂得嗷

LOFTER: 花与古琴
WB: 花与古琴Lo

所有文章禁止搬运/转载,有需要请索取授权。

©花与古琴
Powered by LOFTER
 

【K莫】孤独患者 01-10

*#K莫#AU,私设郝眉未曾报考X大计算机系。

不要被标题骗了,只是甜甜哒日常段子。

年龄设定:KO 29 x 郝眉 27

【目录】K莫


活像个孤独患者 自我拉扯

外向的孤独患者 有何不可


01.

郝眉看了一眼电脑右下方,时间显示为二十二点四十七分,星期五,10月17日。

已经这么晚了。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因为长期使用而干涩的眼睛,起身关掉电脑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走出已经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电梯从39楼一层一层的下降,到达大厅后随着叮”的一声缓缓打开。

电梯的门正对着这做高层写字楼的前台接待位,上班时间一直有两位打扮靓丽的前台姑娘端坐于此。而此时则换成了低头抱着手机的夜间保安。

平日里人来人往的大堂在这个时间显得格外空旷。为了环保节约,顶部和四周的装饰灯都没有开,只有一排照明灯正好照亮了从电梯通向门口的一段路程。

听到电梯开门的声音,保安连忙抬头,正看到郝眉拎着电脑包从电梯中走出。价值不菲的皮鞋走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发出规律的节奏声。

保安连忙站起来,“郝经理,您这么晚还没走呢?”

郝眉朝保安点点头,“啊,正要走,一不留神就忙晚了。”

确实是有些晚了。连旋转门的电源都切断了。

保安匆匆从前台一路小跑,快步上前,走到大厅门口给郝眉把厚重的玻璃门推开——这本是在夜半和大清早的时候留给物业和保洁进出用的。

看见保安大叔这样殷勤,郝眉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侧身道谢后才走了出去。


02.

郝眉的背影在浓浓夜色中显得有些单薄。他走到露天的指定吸烟点,从口袋中摸出一支烟点燃。打火机的火光在黑夜中擦出一瞬间的光亮。

凑近火光点燃烟丝后郝眉并不着急,只是把烟夹在手上,不知在想什么。

保安看在眼里,摇摇头,走回工作岗位。

这年头哪里有高薪又清闲的工作。

就像郝经理,据说毕业没几年?就当上经理了。真是年轻有为,平时不觉得,刚刚冲着自己那一笑,看起来就跟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

只不过青年才俊不假,可是起早贪黑也是真的。这一周几乎没在十点前下过班,第二天一早八九点照常上班。

"这年头、谁都不容易…”

唏嘘一阵后猛灌了自己一大口浓茶,继续拿出手机打发时间。当大夜班,可不能犯困咯。


03.

郝眉其实没什么烟瘾,这在建筑设计院里也是少见的。

为此他的研究生导师很是得意,曾号称他是“好的都学会了,坏的也都没沾上,有前途。”

究其原因,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因为郝眉从小家教森严,自己又洁身自好。所以才很少喝酒,从不抽烟。

其实不是这样的。

他只是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烟瘾,而是觉得无论是和一帮老烟枪挤在一块整夜整夜的改设计稿,还是在公司和一群部门经理一开一整天的会议讨论决策,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那应该是怎样的?

无人回答。

囫囵吸了一口,郝眉把烟蒂扔进了垃圾箱。

明灭的烟头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消失不见。


04.

叫车软件方便了常常加班到深夜的人。

这一周的工作节奏都不太适合开车,郝眉照例在APP上叫了一辆车,很快就有人接单。

今天的专车司机是个年轻人,说话带着一股北方口音。

和郝眉印象中的北方人一样,热闹、自来熟,爱聊天。

“您这样的公司高管也忙到这么晚呐?“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郝眉,熟练的开启了话题。

“你怎么知道我是公司高管?就是打工的也说不定呢。”

“瞧您说的。”司机闻言乐了,“我可不是瞎说啊,就您这西装、这皮鞋、这架势?讲究!哪能是打工的呀。”

“别看我现在是个开车的,以前啊也在公司上过班。在北京,我老家,北京城您去过么?”

好聊天的人一旦有人接话头,就滔滔不绝的能聊好久。

“以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吧,累是真累,开心也是真开心。熬夜通宵之后跟兄弟几个撸个串、喝点啤酒啊,别提多快活了。”

“后来出了点事,工作没了,女朋友也跟人跑了,就想换个地方散散心。后来不是专车出了么,自在的很,就一直干到现在了。“

郝眉没想到今天的专车司机是这样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想了想,挑了个不冒犯的问题,“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司机听了哈哈一笑,爽气的回答,“码农,您知道么?就是写代码的。”


05.

码农?

郝眉一愣。

像是久远的回忆一下子被掀起,冲刷到眼前。

多年前的夏天,填写志愿时的郝眉和父母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

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郝爹瞪着眼睛气道,“计算机系?学这玩意出来能干嘛?修电脑么?”


这世道变了啊……加班到深夜的郝经理默默的在心里想着。

不叫“修电脑的”,改叫码农了。

好像也并没有……高级很多……


06.

计算机系,在郝眉报考大学的那个年代其实算的上是热门专业。

但是出自于对新兴产业的人之缺乏以及对自身专业的迷之优越,郝爹以雷霆万钧之势行使了家长集权。

一年后郝眉结束暑期实习后回家时,郝妈妈看到满身泥土、顶着鸡窝头站在自家门口的小黑皮,抱着儿子嚎啕大哭。

“都怪你爹。眉眉你吃苦了……呜呜呜……郝建国!你给我过来!”


07.

xx大学建筑设计学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

其中又以土木工程、园林设计、城市规划三个院系最为出名。

也是郝氏父子共同的母校。

作为录取分数最高的院系,一街之隔美女如云的xx师范学院对他们都有一个亲切而响亮的称呼:

隔壁哒土木狗。


08.

虽然曾经因为专业问题而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可是多年后对此耿耿于怀的反而是郝妈妈。

每周日是郝眉固定回去探望父母的日子,餐桌上郝妈妈第一百零一次对着郝爹唠叨。

“早知道就不该听你的,让眉眉去读什么土木工程。天天风吹雨淋挖土吃苦,你看看我们眉眉,小脸都晒黑了。”

……天天坐办公室脸都憋白了!哪里黑了?嗯?

“每天不是对着图纸就是对着一群糙老爷们,被动吸烟。哎呀眉眉,来多吃点海带、还有猪肝。补铁还清肺。”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子早就在公司宣布室内禁烟。上次我去,连老子都被赶到吸烟点!

“你也不去帮帮儿子,就知道躲在家里享清福。可怜我的眉眉天天加班,你看你看、小小年纪就有黑眼圈,怎么办哦。”

……忍无可忍!!!

正准备夹菜的郝爹看到最大一块排骨在自己眼面前被老婆横刀夺爱,送到儿子跟前堆成小山一样的盘子上,顿时就毛了。

故作凶狠的“啪叽”一拍桌子,“如果不是听我的,他这个年纪能当上副总经理吗?说不定还窝在哪个破公司里给人修电脑!”

郝妈妈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瞪,面上浮起一团煞气,“那也能给小姑娘修修电脑,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现在眉眉每天忙着造房子,那老爷们堆里能找到媳妇吗?”

……郝爹,卒。


09.

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郝眉都没有谈恋爱。父母和周围的人都表示非常不理解。

如果说眼光高,可是高到连连隔壁园林设计院的校花都没感觉,这不是很奇怪么?

郝眉表示,当你看到校花女神在在工地以一招断子绝孙腿干翻试图揩油的包工头时,什么绮念都樯橹灰飞烟灭。


10.

其实郝眉是有女朋友的。非传统意义的那种。

如果非要解释,大概就是以游戏为媒介,因网络而相识,借用聊天工具等互相聊天,加深两人间的互相了解,从而相恋。

俗称——网恋。


<TBC>

* 洗澡时想到的,如果郝眉没有去帝都念书,命运也一定会让他和KO相见的吧

* 拜倒在郝经理的西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