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古琴

LOFTER: 花与古琴
WB: 花与古琴Lo

所有文章禁止搬运/转载,有需要请索取授权。

新手上路 求老司机带带 √

©花与古琴
Powered by LOFTER
 

《以身饲狼》 10

*#K莫#衍生,七百年真·色狼老司机 刘地/KO x 芳龄22人类偃师 莫扎他(郝眉)

*LOFTER:花与古琴/ WB:花与古琴Lo

序言/设定<—必看请戳

目录:<01><02><03><04><05><06><07> <8><9>


Chapter 10


貘豹自以为轻而易举就可以大快朵颐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黑衣男子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侧身一躲,随手将一个铁质的桌子丢了出去。正中食梦貘的腹部,连妖带桌子被狠狠砸出十余米,重重落在地上。

伤上加伤,还是被一个自己视为食物的人类所伤。食梦貘被激起了凶性,立刻与那人缠斗起来。可是眼前的人类力气大的惊人,本身就不擅长正面格斗的食梦貘一时间竟然奈何不了一个人类。

几个回合下来,原本空旷萧瑟的街道乱做一团,四处散落着破碎的桌椅板凳,而貘豹的利爪也在路面墙壁上烙下渗人的爪印。两人不远不近的对峙着,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在此时,忽然传来小孩子的声音。

“地狗,这是谁,怎么连貘豹也打不过,丢人,丢人!”

南羽好笑的摸了摸火儿的羽毛,让他轻轻停在自己的肩膀上。“对于人类来说,能在貘豹的攻击下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可是他不是人类啊。”不懂其中诀窍,只以味道来分辨啊的火儿不解。眼前的人,明明就不是人类。可是妖怪又怎么会这么弱,一点妖力都不会用,就凭蛮力在那使劲,笨死了。


这番对话如同惊雷入耳,震的另外一人一妖都无法思考。

从听到刘地的名字开始,貘豹就受惊一样缩起身子,四肢着地警惕的绷紧全身。而另外的人类男子,也就是在KO,脑中只回荡着那个能口吐人言的奇怪生物所说的那句“他不是人类”。

这句话如同霹雳一般劈开了眼前的迷雾。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种种异像,如果自己不是人类,那么一切就变得可以解释。

原本做出防御姿势的双手不知不觉从身前垂了下去,双拳不自觉的捏紧又放松,眼神钟流露出些许的茫然而不知所措。

他没有对父母的印象,从小被爷爷抚养长大。问起自己的身世,爷爷也一直闭口不言。长大之后猜想或许是父母早已离世,不忍心再次提起老人的伤心事,于是便不再追问。14岁时爷爷去世,家里没人,无法继续上学的他辗转流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木工瓦匠建筑工人,最终在这个大排档安顿了下来。这些年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可是自己并没有觉得如何。有时身边的人偶尔说到自己的往事,难免言语中透露出一些同情怜悯。自己也觉得有些莫名。

因为他是真的不在意。仿佛无论在人群中生活多久,都从来不觉得有归属感,或者正如曾经一起打工的人所评价,这个孩子“身上没有人味儿”。

随口笑谈,一语成谶。

“他当然不是人类。”不知何时出现的刘地半靠在大排档的门口。方圆十米之内仿佛和乱做一团的街道隔离了一个世界。丝毫不受影响。随手用手指谈了谈被弄乱的衣角,下巴翘的高高的,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眼神在KO的全身上下扫描一遍,有点嫌弃的叹了口气,“这是什么衣着品位……”

南羽和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影魅周影站在另一处,幽幽说到,“怎么我觉得他比你要顺眼许多。如果以后能一直这样就好。”

刘地闻言狠狠瞪了一眼,摩拳擦掌活动了一下手脚,走到食梦貘身前,看着被火儿踩在头上的貘豹,扯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真是……好久不见啊……”

“今天难得有空,让我来教你一个道理,”刘地钳住食梦貘的下颚狠狠一卸,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

“我刘地的东西,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动手的……”

被卸了下巴的食梦貘含含糊糊的连声求饶,刘地听也不听,慢条斯理的在貘豹的身上依次设下禁制。站在路旁略带茫然的KO向前跨了一步,被南羽拦住,随着红光一闪,整个人失去意识倒在路边。

一直分神注意着KO的刘地看了一眼,对南羽说到:“何必这么麻烦。让他看着又如何?”

“如果不是你自己疏忽大意又好吃懒做,留在立新市那么多年才发现分出的二魂一魄居然没有吸收你留下的记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受了南羽狠狠一记眼刀,自知理亏的刘地回头对着食梦貘的肚子就是一拳,“我怎么知道这家伙这么胆大包天?”

随着禁制的逐步完整,食梦貘的气息越发微弱。在昏迷的KO身边,无论是见惯风浪的南羽、还是年幼的毕方,就连一贯好脾气的周影都只静静的看着。冷漠,而又安静。

对于妖修来说,因为身受重伤本体陷入昏迷,分出二魂一魄寻一精气充沛的地方静静修炼反馈本体,是极为常见而又要紧的保命手法。然而刘地留在魂魄上的记忆本应该随着时间,逐渐的以梦境的方式被魂魄吸收。谁会想到一时不查,状似幼儿的魂魄分身会被当做孤儿带离立新市,而食梦貘觊觎这段记忆中蕴含的能量,竟然铤而走险,吞而食之。导致这么多年魂魄分神竟然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类。

多么可笑,多么跌份的事。

或许在人类看来有些残忍,可是无论食梦貘在禁制中如何求饶、挣扎,对南羽等人来说,都是自食其果。甚至他如今无力维持生命必须靠吸食人血这一后果,也正是因为吞噬过于强大的力量,无法吸收反而破坏了自身的经脉。

所谓祸福无门, 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正是如此。


等到肖奈等人赶到的时候,整条街已经面目全非。好在夜市所在的地方基本都是商铺,打烊关门的店主都已经离开,没有什么住户因此没有导致人员伤亡。

被一众队员围拢在包围圈中的貘豹浑身是血、发疯似的攻击身边所有的人,本想活捉,但几次尝试后反而伤了不少人。闻讯赶来的赵局指挥着罗盘将食梦貘定在一个光牢中,怒斥妖物为祸人间、定要将其斩杀。

最终在赵局的首肯之下,肖奈指挥众人将食梦貘绞杀,神魂俱灭。

终于将这段时间搅得帝都人心惶惶的罪魁祸首拿下,众人在高兴之余也感觉到一下子涌上心头的疲惫。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及时是修炼后的众人,也觉得这段时间下来有些疲惫。唯独郝眉一刻不停的操纵傀儡在街道上空盘桓。心中隐隐不安。


躲在暗处的的南羽将一切尽收眼底,带着些许调侃的看向刘地,“他倒是挺关心你的。”

“哪里是关心我…… ”刘地躲开南羽的眼神,有些愤懑又有点不满。

话一出口就后悔,果不其然南羽眼神中的笑意越发明显。倒是周影不开窍的说“可是你们不就是一个人么。”

“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看着面带揶揄的南羽和木头脑袋的周影,刘地烦躁的动了动脖子,脸上难得显露出几份没有底气的神色。

越是见他这样,火儿越要捣乱,扑扇翅膀在耳边叫着“一个人、一个人!”被周影捂住嘴,随即几人一同消失在黑暗中。


清理现场时,赵局找到肖奈,问他刚刚最雷霆一击的后辈是谁。

肖奈把郝眉带到赵局跟前,稍一介绍,赵局就开心的拍着郝眉的肩膀连连称赞,“小伙子有前途。我可是认识你爸爸的,早就听说偃师出了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原来就是你。这次立了大功,到时候一定给你向上级领导请功。”

肖奈和郝眉也没想到一贯挺严肃的赵局对郝眉这么看中,还没等反应过来,肖奈立刻转身对郝眉说,“还不赶紧谢谢赵局长。”

郝眉一脸懵懂的看着满脸慈爱的、自己上级的上级,再看看满脸奸诈的、自己的上级,然后缓缓的说出——“谢谢领导抬爱。”

孺子可教也。肖奈老怀大慰,用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语气对郝眉说,“现场这么乱,你先送赵局长回去。最近不太平、虽然事情解决了可是路上也要当心。”

然后立刻转身投入到现场的扫尾工作。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指派成保镖和司机的郝眉,就在赵局长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的眼神中开车送他回到居所。还被拉进家门絮絮叨叨聊了很久。

郝眉这才发现,原来一直看起来很严肃很不好惹的赵局和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少年时的同学,一起上过传统道门私塾的那种。一起挨过板子、一起炸过训练场。只不过后来天师赵家门庭显赫、而偃师一门又久不出世,逐渐联系变少。可是这么多年也一直保持联系,就连将他送到帝都,也是考虑到帝都不仅有肖奈于半珊,最要紧的是还有这位前辈。

“是啊、估计你父亲当时就是抱着这个想法才将你送到帝都。只不过我们都没有想到你这么争气、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需要我照顾的地方。你看看,今天反而是我这个老前辈被你照顾了。”

郝眉连忙说不敢不敢,那小脸尴尬的笑了笑,直接引发了赵局长夫妇的满腔疼爱。

天师一门因为泄露天机,命犯五弊三缺,也就是所谓鳏、寡、孤、独、残。而赵局长夫妇身体健康,寿数完整,夫妻宫也无碍,唯独一样——命中无子。

虽然早已看开,可是见到这么一张招人疼的小脸,又是年少有为的后辈,更是好友的后人,赵局长夫妇一下就有种把对方当做子侄看待的想法。甚至有些埋怨老友的面皮薄,不愿意托他照顾,不然早几年见到这孩子该有多好。

赵夫人连忙将瓜果堆了满桌,还挽留郝眉留下吃点东西再走。说到吃饭,郝眉想起被炸毁的街道心中焦虑不已。赵夫人连忙追问。几次支支吾吾,郝眉终于忍不住,开口请求赵局帮忙。

“还叫什么局长呢?”赵局佯装生气的样子,“叫叔叔!”

改了口之后,赵局长问清楚是什么事,连连拍腿大笑。

“这孩子,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这种小事,不用我开口,你就是自己打个电话去警局,保管也给你办的妥妥帖帖。不过既然你开了这个口,叔叔就一定给你查清楚。”

这才放下心来的郝眉在赵局长夫妻的殷切招待下吃了顿丰盛的宵夜才回到自己的住处。临幸时赵局还连连安慰说,那天在现场他并没有感觉到有普通人的气息才敢叫人出手。不过也会安排当地警局仔细清理现场,盘点老百姓损失的财物和是否有人员伤亡。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他。

而一路尾随、又在楼下等候许久的刘地等人却在等了一两个小时后不得不离开。

“你现在的状况最好还是不要拖延,尽快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才行。”周影扶着刘地的肩膀,用身体支撑他的重量。

南羽也用不赞成的眼神看着刘地。大有一言不合就打晕的意思。

“二魂一魄离体这么久已经是极限,而且还丢失了记忆,魂魄不稳的严重性你不是不知道。”

觉察到身体的异样,刘地咬咬牙,只得同意。


在回去的路上,郝眉开着车窗,任凭夜风擦过面庞。

食梦貘、刘地、KO,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就像是不看不见的丝线串联在一起。让他抓不住联系,又放不下担心。

直到扑倒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时已然感觉真相就在眼前,可是被一层看不见的薄雾遮蔽的严严实实。就这样苦恼着,抵不住困意,最终沉沉睡去。

漫长到让人身心俱疲的事件终于告一段落。让帝都笼上阴影的食梦貘也终于烟消云散。太阳照常升起、而生活也在继续。


<TBC>


* 刘地受伤,分出魂魄化为KO,本体陷入沉睡。KO被当做孤儿带去帝都被爷爷收养,食梦貘吞噬了刘地留给他的记忆。

* 原本魂魄分神在吸收完记忆后会自行修炼到一定阶段后回归本体,记忆融合,并且不会同时出现。只是因为KO离开了立新市后刘地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才导致现在的状况。

* 郝眉先后见过刘地和KO,并且明显对KO的印象好过刘地,所以地狗才说“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 word妈,爆了下字数终于把包袱抖完,可急死我了_(:з」∠)_  真的急死我啦!

* 解决这个“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的问题之后就开始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