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古琴

一个快乐的杂食党
磕CP和产粮没有必然联系你们懂得嗷

LOFTER: 花与古琴
WB: 花与古琴Lo

所有文章禁止搬运/转载,有需要请索取授权。

©花与古琴
Powered by LOFTER
 

《以身饲狼》 07

*#K莫#衍生,刘地/KO x 郝眉(莫扎他)

*脑洞又大又清奇,全员异能+都市妖奇谈+诸多私设<序言/私设>,长篇,不定时更新

*OOC属于我,爱与美色、萌与正义、傻白甜与老司机通通属于K莫

*LOFTER:花与古琴/ WB:花与古琴Lo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Chapter 07


在大排档睡了半夜才醒来,还差点摔下床,郝眉挺不好意思的扯了个“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药”的笑话。

手艺挺棒但幽默感接近于零的KO并没有接梗,只是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以后要小心。”害他以为自己醉酒的时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国家机密,疑神疑鬼好几天。

休息只是暂时的,连轴转的工作又让郝眉无暇多想,一连几天睡在组里。


几天之后的深夜,埋首于诸多案卷之中的非管委众人被一通电话打断。负责外勤巡视的于半珊与邱永侯在电话里焦急的让肖奈带人去北京九院特殊急诊汇合。

意识到愚公和猴子酒应该是有了发现,众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急诊室外于半珊正焦急的原地踱布。看到肖奈,一把冲上前抓住肖奈的袖子将一块玉简塞入肖奈手中。

“这是什么?” 郝眉凑在一边好奇的问。

肖奈拿起玉简,运起一丝精神力朝内一探,“是一块妖兽的皮毛。”

“今天路过一个商场的时候,看见保洁和物业投诉说有个客人在洗手间里半天没出来。觉得有点可疑,就和猴子酒去看,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不知道什么东西正趴在隔板上。本想抓活的可惜还是被逃走了。这不,只留下这个。”

“没有受伤就好。”肖奈将玉简收起,看着急诊室的大门,“猴子酒在里面?”

愚公点点头,“幸亏有他,等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那人已经快没气了。要不是猴子及时施法,能不能挨到医院还不一定。”

“老三,那东西……开始吸食人血了。”

听到愚公这样说,郝眉惊讶的反问,“之前的不是身体都没有外伤么?”

“是啊,所以我和猴子一路上仔细研究过这个人,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普通的人类,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他差点被吸干。”

“不是他有什么特别,而是这妖物到了不得不吸食人血的地步。”肖奈垂下眼帘,看着掌心里的玉简,淡淡的说到。“食梦貘,又名貘豹。身体像熊,鼻子像象,眼睛像犀,尾巴像牛,腿像老虎,于梦境中吸食人类精气为食。”

“我早该想到的,数十人于梦中猝死,身无外伤。分明是被貘豹入梦,吸干了生气。”

“而遇害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开始吸食人血,那是因为这只貘豹,大限将至。”

大限将至,这四个字犹如一股重锤击打在所有人的心上。传说中的食梦貘,以人类的梦境为食,不知在这世界里存活了多久。竟然也有大限将至的一天。

推此即彼,众人不禁沉默不语。

只不过规矩方圆四字历来无可回避,纵然觉得可惜可叹,众人也在第一时间将这只食梦貘列为必要抓获归案的头号妖物。

毕竟修行一途就是与天争命,逆天而行。在生死大道前又有几人能够坦然接受。

这食梦貘既然已经开始通过吸取人类生气续命,本就坏了规矩。穷途末路之际不知又会犯下怎样的血案。一定要早日抓获才好。

不一会儿,急诊室的门打开。值班的医生和丘永侯一同走出来。拿着手中简单的检验报告后,比对了一下肖奈等人的证件,就将整个急症室让给了非管委的众人。一看就是熟知内情的医生。其他护士也见怪不怪,手脚麻利的将医用设备收好后还贴心的关上门。

其中有一个看上去年纪很小的姑娘似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忍不住好奇的回头张望,被护士长一把拽走,在耳边不停嘱咐。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其中带头的那个医生回头看了眼,带着警告意味的眼神让怀着好奇心的小护士吓了一跳,连忙低着头跟在护士长身后离开。或许是有些心软,护士长故意大声的责骂了两句,小护士的眼睛眼见着慢慢红了起来,眼眶里的泪水咕噜噜的直转眼见着就要哭下来。

医生轻轻叹了口气,“好了,下次注意点。护士长说得对,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看多问。本来今天就是人手不足让你留下帮忙,算是加班。早点回去休息吧。睡醒就当没有这回事。”

护士长和小护士边走边连连道谢。医生对着禁闭的急诊室大门定定看了几眼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关上门,将口罩和手套等等摘下来,洗了个手转身——果然,几个不该出现这里的人正好整以暇的占据了本来属于南羽的位置。

值班医生,也就是跟随刘地来到帝都的南羽看到刘地没个正行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或许是忙了一整夜,还没来得及进食。南羽本就苍白的面容上不带一丝血色。

两弯柳叶眉似蹙非蹙,配上这时代难得一见的清持含芳之气,纵然是刘地这样的花花公子面对这样的南羽还是忍不住愣了愣神。脑中浮现出一句诗词——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转头再一看周影,早就整个人化身成一根木头,目无表情盯着南羽的脸发起呆来。

从手边的柜子里拿出两包血浆,慢慢喝完,南羽的嘴唇这才恢复一丝气血的颜色,两颊透出红晕。

两记眼刀分别扎在刘地和周影的胸口,这两人才不好意思的做假咳状,眼神四散漂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余光却瞥见南羽摩拳擦掌的样子,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古典角色才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美人,而是实力强横的旱魃。若单论修为,连刘地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只有三百余年道行的周影。

有点可怜的看了看还没开窍的周影,简直傻子。连美人都不懂得欣赏还想学做人。修炼修到脑子里都是肌肉。

收起心中的杂念,刘地伸手拿起南羽放在桌上的检查记录草草看了两眼而后随手丢在桌上。

“果然没错,就是它。”

“原来是只食梦貘。”周影翻了翻记录,“他吃了你的梦?”

“不算是梦,”刘地想了想,“应该说是一段记忆。”

“记忆?”这让南羽都有些吃惊。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刘地,认识了这么久一直这么稳定的惹人讨厌,不像失忆的样子。

难得收起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神色略带尴尬,“之前……有次受伤的时候不小心。”

受伤?不小心?这三个字出现在刘地嘴里确确实实让南羽有些吃惊。混世魔王一样招惹是非的刘地能存活七百余年,还活的越来越嚣张,没有足够的本事是不可能的。

曾经看不起他,或者想要除掉他的人类、同类,大多数都已经化作尘土,连名字都消弭在历史中。只有刘地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一过就是数百年。

用他的话说是,想笑就笑到够本,想玩就玩到够本,喝酒就喝到够本,打人就打到够本。谁也别想打扰。敢让他不快活一时,就要做好不舒坦一辈子的准备。而且会被地狼惦记的人,通常所谓一辈子都比较短。

忽然窗外一个红色的影子冲入室内停在周影的肩膀上,带着孩子的声音叫喊着“地狗,做饭,饿死我了,饿死我了!”

“火儿,你怎么来了?”周影摸了摸火儿的脑袋,“不是说让你在家里好好待着么?”

火儿的眼睛一下睁得老大,“你们把我丢在家里一整天,我都快饿死了,刘地快回去给我做饭!”说罢还吞了吞口水,“我要吃肉,糖醋排骨。”

一直视周影为父为兄的火儿是一只遗落在人世间的幼年毕方,虽然已经300多岁,可是依照人类的年纪换算,正是神憎鬼厌的熊孩子年纪,再加上灵兽与生俱来的强大实力,活活是一个小恶霸。

不过即使再恶霸,火儿也从来没有这么急切和霸道的要求刘地给他做饭。

做饭???

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的僵尸和影魅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以人血为食,一个以修炼为进食途径,对人类的食物只是浅尝辄止的两只妖怪完全不懂为什么火儿会对人类的食物这么念念不舍。

更诡异的是,那个刘地,居然会做饭???而且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不火儿都开始点菜了。

果然有问题。

两人默契的同时相视一笑。

刘地执意回到帝都的隐情似乎有点意思。作为多年好友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不过,目前更重要的是……

“走吧,我下班了。回去吃糖醋排骨。”

“听起来就挺好吃的。我还真没吃过你做的饭呢”

“……我可以拒绝吗?”刘地痛苦的撑着头。

“地狗你答应过我的,如果不给我做饭我就唔唔唔……”小毕方还没说出口的威胁被刘地捂在嘴里,“走吧回去做饭……我的约会啊……我的美人啊……”刘地一边哀叹着一边拉周影一起走。

火儿轻轻停在南羽的肩上蹭蹭,摸了摸火儿的头,南羽忍不住一笑。刘地总是这个样子,虽然心里没那么排斥,嘴里也要说出一大堆抱怨来才甘心。

就像昨天无意中听小护士说的什么,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TBC>


* 影版刘地的人物性格其实 削弱了很多 原著真的很好看。

* 我太困了 QvQ